姜戚

人世离合,繁华寂寞。

你是快乐的,而我是痛苦的。

春秋几许,冷暖竟不知。

爱情萌芽之时尚早,或许一开始并不能如此称之为。

那却是小小的人儿赖以生存的什么——孤独世界可寻得可触碰的支柱。内里空虚,被挖去的一隅借此来填补,算不上上好,足以令人沉沦于其中而无法自拔。

其间所思所想所为,更是令人发指,以旁观角度来看,得出的结论大抵是“她简直疯了”。毕竟是我作为自己的旁观者,去回忆往昔种种。这个人,喜怒无常,不时埋怨,性情骄横——作。因为是恋爱的对象,饱含着爱与依赖及惯作的无理。当人一旦坠入爱河,便难以自查不由自主而现出的偏执与疯狂。活着的,世界的中心俨然换主,几乎是一切仅绕一人而转,为一人而活。疯狂,痴迷,病态。却全然不似现在自己的模样,想来也是别的意义上的面目全非了。

既然是所认为的爱(并不正确),也姑且作为真正的爱而一同度过的时日,并不是虚假,它们一同作为真实。时间是伟大的,磨合,磨合。

我真的很喜欢你,你也真的很喜欢我,在彼此最为纯真的时候,搀扶着一同走过。而现在一切过去,任何的,总存在极点,终有结束,不管是遂愿或是非愿,该尽则尽了。唯一不变的是共同度过的时光将彼此变得几乎相同,愈发地相像,盛满苦涩。成长学会的,最痛苦的便是不再坦诚,万事皆可轻描淡写掩去。

已经分开,纵使重逢荡起往日的情谊,晃得心境摇摇欲坠,你还会毫不犹豫地说出你爱我这样赤裸的话语吗?

不会了,无论如何不会了。它可以随时化作一句消遣,亦真亦假,我们仍然是曾经相处的模样,仍然相爱,但我们不再说出口了。喜恶表于形,更为深沉真挚的情感已经掩埋在皮肤骨肉之下,难以剖开表露了。


爱而不言,那便是终点。

爱而不得,那便是终点。

一同度过春夏秋冬许多年,最后看着你,竟发现满眼俱是陌生。

破处!:D